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 > 九星毒奶 > 519 吸溜_九星毒奶

519 吸溜_九星毒奶

作者:育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翌日清晨,酒店内 ,房间中 。

    “吸溜...哈......”

    睡梦之中,江晓隐隐听到了怪异的声音。

    他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看到的却是面前的白色墙壁。

    让江晓有些诡异的是 ,那白色的墙壁 ,却仿佛浮现出了刑岩那张沉默的脸 。

    昨天,在江晓和刑岩的比赛结束之后,在铂金沉稳铃的帮助之下 ,刑岩彻底冷静的下来,权衡利弊之后,还是跟着江晓回到了观众席坐好 。

    而在那之后 ,刑岩沉默的有些可怕,那状态像极了战斗之后的谢焱。

    江晓不会否认,自己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也许 ,这也是国家为什么严格把控泪雨之森的原因吧 。

    这泪雨星技真的是太过强大了,如果给年青一代的孩子们开放泪雨之森,星武者们都拥有这项星技的话 ,对于任何一代的星武者成长都不是好事。

    身体上的伤口总是能够愈合,但是心灵上的创伤,真的很难修补。

    这种星技如果大规模出现的话 ,不单单是影响新一代成长的孩子 ,更是会对成年星武者造成巨大而惨痛的打击 。

    人生在世,活的时间越久 、经历的越多。谁的生活又是容易的呢?

    政治活动家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曾经说过:

    “培养一个强壮的孩子,远比修复一个破碎的成年人容易的多。 ”

    这句话放在伤泪的效果上 ,怕是在合适不过了 。

    外界给予的压力、打击也许击不垮一个坚毅的成年人,但每个人都有心中不愿意去触及的疼痛,尤其是对于家庭为重的华夏人来说 ,亲情与家庭上出现的问题,很难有人真正释怀。

    这种画面与情绪一旦被勾出来,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崩溃 ,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平复下来。

    泪灵星珠里的伤泪星技是黄金品质,在这种品质的情况下,国家就已经严格把控了 。

    而江晓的伤泪星技却是更高一级的铂金品质 ,远比黄金品质的效果更可怕。

    想当初,在泪雨之森,江晓仅仅是实验一下大雨 ,宋春熙便哀求着江晓停下 ,其效果可见一斑。

    泪雨之森,的确应该被官方严格把控 。

    这种星技,也的确只出现在军队中 ,用于特殊任务和战场,或者去应对外敌,打击敌人 ,而不应该大规模出现在国内的比赛场上 。

    作为开荒学徒,江晓是沾了开荒军的光,才拥有了此项星技。

    江晓并不愿意说自己多愁善感 ,他也不想当一个文艺青年。

    既然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他只想皮,只想浪 。

    用有趣的方式、尽可能轻松的态度 ,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也不枉自己来这世界走上一遭。

    但是昨天刑岩的那句“我已经大四了”,却是让江晓有些心酸。

    这些奋勇拼搏的学员们 ,以及那些已经遭遇淘汰的选手们 ,无论大三大四 、也许这都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 。

    但这里是赛场。

    取得胜利是江晓踏上绿茵场的意义所在,所以他本不该对自己的对手有怜悯之心。既然尊重对手,就要竭尽全力的打败对手 ,这才是正确的观念 。

    但是伤泪对江晓的影响的确很大,直至现在,已经睡了一夜 ,江晓的心情和思绪才恢复正常。

    当然,这其中也有铂金钟铃的效果。

    江晓很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事,他一次次的用钟铃稳定了刑岩的情绪 。

    刑岩毕竟只是对手 ,不是生死仇敌。江晓只是要打败他,而不是要摧毁他。

    “吸溜...哈......”

    怪异的声音再次传来,唤醒了沉思中的江晓 ,他拽着被子,转过身,却是看到了赵大爷坐在沙发上 ,看着无声的电视 ,手里还拿着一杯热茶 。

    “醒了? ”赵文龙开口说道 。

    “啊,这么烫嘴啊? ”江晓抛开了乱七八糟的想法,收敛情绪 ,一边支起身子靠在床头,一边说道。

    “吸溜...哈......”赵文龙又抿了一口茶,拿起遥控器 ,取消了电视的静音模式。

    “国家队个人赛八强名单正式出炉!虽然十人大名单尚未确定,但先发八虎名单已经确定,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电视屏幕上 ,呈现出了国家队首发人员名单 。

    帝都星武:后明明 、赵文龙、江小皮。

    中原星武:谢焱。

    大藏星武:樊任 。

    魔都星武:余烬。

    华东海军军医:吴晓静。

    西南星武:信爱安 。

    首发八人,5位战系,2位法系 ,1名辅助。

    这名单非常符合世界杯个人赛的成员构成特点:

    战系称王。而战系之中,敏战最多,足有4名 。盾战只有1名 ,是那个来自西南大藏省的少民选手樊任。

    法系次之 ,只有信爱安与吴晓静2人。

    当然,名单里似乎还混进来一个不得了的东西:一只迷路的小毒奶......

    江晓随手拿起手机,一边听着电视里的播报 ,道:“先发八虎? ”

    赵文龙:“怎么了?”

    江晓撇了撇嘴:“听过五虎、七雄什么的,八虎倒是没听过 。”

    赵文龙:“昨天杨校长打电话来慰问了 。 ”

    江晓一边翻着微博:“哦?”

    赵文龙:“方老师带着我和后明明,和杨校长聊了一会儿。你睡着了 ,就没打扰你。”

    江晓:“哦 。 ”

    赵文龙:“等选拔赛结束之后,杨校长说会派人来给我们一些星珠奖励。”

    江晓转过头,看向了正在喝茶的赵大爷 ,道:“好事啊,不过我的星槽都满了。”

    赵文龙耸了耸肩膀,没说什么 。

    “对了 ,学校准备让我们三个一起拍摄宣传片,不过这都是选拔赛之后的事情了。 ”赵文龙继续道。

    “拍呗,又没有反抗的资格 ,乖乖听话就得了 。”江晓随口说着 ,也算是看开了,那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手指却是微微一停。

    江晓已经很长时间没发微博了,由于赛方的纪律 ,以及备战缘故,上一次微博,还是帝都三人组征战赛场之前 ,在咖啡厅里的合影。

    而现在那条微博下面,评论已经突破了30万条......

    “江!小!皮!你来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打击我们的吗?”

    “小皮哥哥,好想你 ,嘤嘤嘤~发条微博好不好 。 ”

    “皮神加油!奶死那群歪果仁! ”

    “牛小皮江逼!”

    “八强!国家队首发!辅助!医疗星武者!”

    “疯了疯了,那是人能玩出来的刀吗...... ”

    “操你大爷的江小皮!白鬼巫星珠的售价都他妈翻一番了!你还是个人!?”

    江晓的手指就是定格在这条回复上的:“呃......”

    赵文龙转过头,疑惑道:“怎么了? ”

    “没 ,没事。”江晓急忙说道,看着自己的微博,这工作人员是真的迅速。

    江晓的官方认证里面 ,在“全国高中时联赛冠军” 、“总决赛最有价值学员 ”的后面 ,又增加了一个“星武世界杯国家队队员” 。

    江晓想了想,道:“这新闻都播报了,我发个微博没什么事吧?”

    赵文龙想了想 ,道:“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 ”

    江晓“哼”了一声,不让我毒奶大王说话 ,那我这毒性可就减了一半啊?

    一道祝福只能在赛场上怼一个人,一条微博可是能怼成百上千万人呐!

    这伤害范围......

    江晓稍稍措辞,发了一条微博:

    江小皮皮不皮

    刚刚来自水果7Plus

    有人问我最孤独是什么时候?

    我说 ,那是2017年的春天,我入选了国家队,参加了世界杯。

    而我的同龄人们 ,还在高中的课堂里做题。

    ......

    许久不浪的江晓终于发声,顿时引爆了微博评论 。

    要知道,许都市人民体育场那场奇异的大雨 ,已经登上了热搜榜。

    而江晓作为一名辅助 ,入选了国家队,这条新闻也一直在榜上,排名甚至位列国家队首发大名单之前。

    这其中已经显露出了一个问题 ,无论是个人赛还是团体赛,只要和国家队选拔赛沾边的,现在都是大热点 。

    所以江晓的这条微博......

    “小毒奶 ,敢怼老子?你是不是飘了?”

    “??? ”

    朱武:“兄弟,扎心了。 ”

    “我特么...我好想揍他啊,可是又打不过 ,哭哭(*′д`*)”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怼一群!一奶一片! ”

    华夏公民伊莲娜:“我不求你是个人,你能不能像个人似的?”

    “全国级公开处刑现场!”

    “全都是上早课玩手机的 ,全特么炸出来了! ”

    江晓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昨日的阴霾一扫而空。

    舒服!

    我不要文艺!不要悲伤!

    明天的比赛 ,四强还在向我招手!

    我要皮!我要浪!嗨起来!

    江晓放下手机 ,评论真的已经看不过来了,全国高中生似乎都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

    而且似乎还有“迸溅效果”,许多高中教师也都参与了进来......

    “呼~呼~”赵文龙端着茶杯 ,送到嘴边,轻轻的吹了两口。

    赵文龙看到江晓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赵文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这小毒奶又发什么神经了,他拾着茶杯,送到嘴边:“吸溜...哈...... ”

    ......

    明日继续加更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