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盛唐风月 > 第一百八十三章群情激奋,东窗事发_盛唐风月

第一百八十三章群情激奋,东窗事发_盛唐风月

作者:府天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岁举常科 ,有秀才、明经 、俊士 、进士、明法、明字 、明算、一史、三史 、开元礼、童子 。这些常科之中 ,其他诸科应试的人素来不多,只有进士和明经两科的队伍最最庞大 。进士重文章,明经重经史 ,而后者应试人数比进士更多,省试通常先帖经,后口试回答经义 ,然后再答时务策三道,以上上、上中 、上下、中上四等及第。尽管取得出身后守选七年的这条年限,较之进士的三年守选来说更漫长 ,但仍是不少官宦之家在门荫之外的入仕之道

    明经科并没有进士科的唱第仪式,张榜亦不在尚书省,而在朱雀门外。因而 ,这一日明经科放榜,一大清早夜禁一除,春明大街上 ,已经心急火燎的四方举子便开始往朱雀门赶 ,外加随行僮仆和各色亲朋好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 。然而,他们急 ,发榜的人却不急,直到东边朝阳渐升,方才有一行胥吏从皇城之中抱了常常的榜单出来 ,随即张贴在了门前早就预备好的告示板之上。随着这榜单从尾到头一点一点打开,也不知道多少人长舒一口气,又有多少人翘首等待最前头的名字——揭示。

    等到榜单出齐 ,上上、上中 、上下、中上四等一目了然,有人欢欣鼓舞,有人捶胸顿足 ,更有人在一个个品评榜上人物 。就在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嚷嚷了一声:“葛庆磷,这不是万骑葛大将军家的儿子吗 ”

    “没错 ,是葛四郎! ”

    同举明经 ,同属京兆府的人早就都得知葛家四郎也参加了此次明经科,那时候不少人心中便有些犯嘀咕。此时此刻,见葛庆磷的名字赫然在上上的第一等 ,为之哗然的人就更多了。尽管有朱雀门前值守的南衙禁军上前厉声呵斥,可落榜或是置于下第的举子们谁都不肯罢休,群情激愤之中 ,也不知道是谁行动最过激,突然上去用力一抓,就只听撕拉一声 ,那张大红榜单竞瞬间从中垩央被撕破了一个大口子 。有人起头,其余人自是群起仿效,不过顷刻之间 ,那新鲜出炉的明经及第榜单竟是被扯得粉碎。

    这还不算,那些瞠目结舌的军卒还来不及上来维持已经乱糟糟的秩序,更有人愤愤然大声嚷嚷道:“朝廷取士不公!”

    这一声之下 ,更是群情响应 ,顷刻之间,事情便传到了尚书省都堂的尚书左右丞相处,须臾又从都堂传到了吏部。

    考功司员外郎李纳这些天忙于知贡举事宣 ,一利,又一利,连轴转 ,身心俱疲的同时却也有一种难言的振奋,可这些振奋在他此刻浏览着手头那一份策论的时候都化作了乌有 。因为常科一科一科人数实在太多,他一个试官不可能真的全数看完所有卷子 ,如今的制度更不如后世宋明清那样完备,所以大体上是尚书省分派出相应的令史等十余个胥吏辅佐他,这些人把遴选出来的卷子送到他面前 ,而他根据事先的请托和各种考量权衡名次等等各种事宣。

    到他手上那些卷子,他真正阅卷的时间恐怕只有一瞬间!

    可眼前这一份策论却不同,因为那是他心中早已决定放在榜末的!为此 ,他甚至精心拟定了五道策问 ,却无一刁钻,全都堂堂正正,可涉及面之广 ,足以让寻常饱读诗书之士措手不及。可是,杜士仪这五篇字数多在三百之间的策论,却偏偏精当到位得让人无可挑剔!

    怎么办要不是他已经拟好了进士利 ,五十七人大榜单,突然想起杜士仪的策论还没看过,从下头令史呈送上来的卷子中翻找了出来 ,恐怕就要麻烦了!

    “李郎,李郎!”

    正当李纳拿着自己已经定下的进士科榜单思量时,突然连门都来不及叩就径直闯进来的 ,是他手下的令史王诚 。王诚顾不得李纳那恼怒的脸色,疾步冲到其身侧便气喘吁吁地说道:“不好了,才张贴出去的明经科榜单已经被那些举子撕了 ,这会儿人在朱雀门前群情激愤 ,都说是朝廷取士不公! ”

    面对这么一个晴天霹雳,正为难进士利,榜单究竟该如何是好的李纳登时呆若木鸡 。老半晌 ,他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慌忙霍然站起身。可伫立片刻,他立时又跌坐了下来 ,面白如纸心乱如麻。

    哪一年的岁举没有请托,没有猫腻,去年上一科他明明运作得很好 ,怎么偏偏今年这一科就如此棘手麻烦已经慌了手脚的他完全没想到,去年进士科他只取中了二十五人,今年各方请托不少 ,他笑纳的更是很不少,那张草拟的进士榜单上却有五十七人,足足多了一倍有余!至于明经 ,他更是完全偏向了那些世家官宦子弟 ,自然少不得引来了寒门举子的不平之心 。

    “李郎,裴侍郎召见!”

    门外这又一个声音让李纳猛然问醒悟过来。知道这会儿能做的只有硬挺,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将手头那张榜单径直夹入一册书中藏好,立时应声出了门去,往见吏部侍郎裴灌。

    由于这些年吏部侍郎和兵部侍郎这两个尚书要职 ,多由宰相兼任,因而吏部选人以及日常事务,多半都是由两位侍郎打理 。如今的吏部尚书正是宋璟 ,侍郎裴灌是刑部员外郎裴宽的从祖兄,年纪却大了十余岁,年轻时亦是以治狱公允正直敢谏著称。虽碍于和裴宽的关系 ,先前马崇的案子他由于回避之故,也不好贸然多言,可此时事情便发生在吏部下辖 ,他自然异常是疾言厉色。

    “自吏部考功司主管岁举以来 ,何尝出过如此咄咄怪事!正榜张贴之时竟会为人撕毁,而且举子当朱雀门喧哗道是取士不公,你这主司难辞其咎!我且问你 ,葛大将军之子,其才真在上上否”

    上上……下下还差不多!可葛福顺乃是唐元功臣,天子最信赖的心腹大将 ,如此请托他怎么敢拒绝

    “裴侍郎,我也是不得已…… ”

    见李纳讷讷难言,憋了老半天却憋出不得已三字 ,裴灌一时更是恼火 。权贵请托从古至今无法避免,可就算没有将其黜落的勇气,置之于高第惹来群情激愤 ,甚至于大闹朱雀门,如此事故一出,怎能不惊动宫中天子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遂也不理会站在那里的李纳 ,径直走到门前,高声叫道:“来人!”

    “裴侍郎有何吩咐”

    “精选军卒六人,与我去朱雀门! ”

    眼看裴灌竟是亲自带人去了朱雀门 ,李纳有心追上去再解释两句,可脚下却如同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竟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就撂下自己走了。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直房 ,他在屋子里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踱了多久,竟是脚下发酸脑袋发胀,方才听到门外又有了动静。

    “李郎!”

    “何事!”

    “裴侍郎回来了 ,说是朱雀门的躁动已经平息 。不过……不过裴侍郎许了他们,择选榜上存疑人等覆试! ”

    李纳只觉得心头咯噔一下,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对裴漼吐了实言 ,裴漼竟然还这般死硬。想也知道,那葛庆磷倘若到了这位冷面侍郎手中,事情决计只会往最差的方向发展。思来想去 ,他脑海中最终跳出了王守一的名字 ,思来想去便最终大步到了门口,打开门后便看着那个心腹令史,低声吩咐道:“就与我向裴侍郎请个假 ,道是我身体不适先行回去了 。”

    然而,溜出尚书省吏部的他才刚来到永嘉坊蔡国公主宅,便在门口撞上了匆匆从里头出来的王守一 。他甚至来不及道出来意 ,王守一就恼火地说道:“这时候你到我这儿来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圣人刚刚吩咐把葛庆磷宣进了宫去,说是要当面相试!”怎么会这么快

    葛福顺押万骑 ,乃是近臣之中的近臣,然则宠信较之王毛仲总还是逊色不少,因而其子葛四郎李隆基还是第一次得见。尽管因为朱雀门闹出的那一番变故 ,可见一个身材魁梧一如乃父,雄赳赳气昂昂的少年郎随着内侍进来,他的恼火不觉少了三分。等其行礼过后站起身来 ,他便直截了当地说道:“朕听你今岁举明经登第 ,朕不意想武门出才子眼下便要当面考你的经义…… ”

    葛庆磷骤然从家里被宣召入宫,一时局促不安到了极点 。等上头天子将那一条说了,昏头昏脑什么都没听清楚的他想到自己那点儿可怜的读书本事 ,咬了咬牙后便跪了下来,却是叩头之后直截了当地说道:“陛下,小臣不敢蒙骗 ,实在是不通什么大经中经小经,就连论语也只是背过半本!小臣六岁习武,至今十载 ,如今使得好马槊,练得好骑射,可读书却是无论如何都读不进去!家父说盛世不能不通经史 ,再说家兄三个已经在军中,所以强令小臣去试明经,小臣也不知道怎么就得了上上! ”

    见葛庆磷竟然直接承认确实不通经史 ,李隆基登时眯了眯眼睛 ,待听得其自陈武艺精通,他便对侍立身侧的高力士说道:“带他去试马槊骑射!”

    不到小半个时辰,高力士便带着人回来禀报了结果。当得知葛庆磷马槊果然精到 ,骑射也不差,李隆基顿时摇头失笑道:“揠苗助长,不外如此!把葛四郎送回家去 ,让他家阿爷好好教导武艺,别浪费了这天生的魁梧个头!”

    等到葛庆磷又惊又喜地行过礼后被宦官领了出去,李隆基方才冷冷说道:“如今二月将至 ,明经科的榜单既然已经张了出去,进士科的草榜应该也已经拟得差不多了,力士 ,你去吏部,把李纳拟定的进士科草榜,给朕取来!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