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游 > 重生之恶魔猎人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巫师之手 Ⅰ-重生之恶魔猎人

第三百四十一章 巫师之手 Ⅰ-重生之恶魔猎人

作者:颓废龙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那只渡鸦的飞行速度并不是很快,叶奇和那位狼王即使是以‘散步’的速度 ,都能够跟的上;而那位狼王在这只渡鸦出现后 ,抱怨声明显的减少了,最多只是以不耐烦的冷哼,来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

    对此 ,叶奇感到非常的满意;毕竟,从这位狼王的表现来看,它和那位首席巫师显然是认识的 ,而且还应该有着他所不知道的交情在内;而能够和这位狼王建立交情,而不是被撕碎,并且在态度上表现出了一抹忌惮 ,很显然在那位首席巫师手中,这位狼王吃过亏,而且是不止一次的那种 。

    渡鸦飞翔在天空中 ,叶奇和啸月狼王踩着树冠跟在渡鸦的身后,不时的有一些狼人冲树下跳上来;不过,当看到啸月狼王后 ,这些狼人立刻单膝跪地 ,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直到啸月狼王的身影消失后,才敢站起来。

    叶奇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那些狼人对于自己存在的好奇和不解;很显然,对于这些狼人来说,自己王的身边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类的存在 ,这样的情况完全就是天敌并行,而互不侵犯一般。

    看着远处冒出来的数个狼人,单膝跪地的模样 ,叶奇忍不住说道:“您对于属下的严厉,令它们完全失去了自己自主的发展!”

    啸月狼王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的说道:“夏克之龙 ,把你那点怜悯之心收起来吧!我是它们的王,当然清楚该如何对待它们 。而不是你这个外人——或者你觉得你的光辉连我们这些黑暗生物也可以笼罩了?别开玩笑了,这种一时的不忍。换来无穷的后患 ,可不是如同你之前表现出的那般! ”

    叶奇耸了耸肩 ,道:“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建议,听不听都是在您的……您看,我说了 ,您反驳了,我也承认您的观点;这对您来说,并不是什么损失;就好似您能够从这些属下中挑选出的那些精锐一般——为了能够更好的挑选这些精锐。我并不认为严苛一些 ,有什么不好!不过,您的战阵,实在是很一般! ”

    叶奇对于能够使用战阵的狼人 ,可是好奇不已的,哪怕是这个时候也不忘记多加的打听一下或者说是应对以下对方的这种做法;毕竟,叶奇可不想看到一群在战阵加持下的狼人出现在洛兰特的其它地方 。

    不过。很显然这需要一定的技巧才行;而非常幸运的是 ,即使是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叶奇对于这位狼王的脾气,可是有了一个深刻的了解 ,因此 ,他选择了一个非常合适的‘打听方式’;而很显然的。这样的大厅方式无疑是非常有效的,那位狼王在叶奇的话音刚刚落下后,就大声的吼道:“什么?一般?你再说一遍!”

    叶奇揉了揉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 ,道:“您的大嗓门并不能够说明什么,在事实的面前 。这样的嗓门只会是证明您在掩饰自己的心虚……不、不,请您不要瞪起您的双眼。它已经够大的了 ,不需要您再次将它瞪起来!”

    啸月狼王硬邦邦的说道:“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并不介意将我们约定的战斗提前! ”

    叶奇轻笑道:“当然有着合理的解释……是教廷弄出来的一个名为新神圣骑士团的战阵 ,他们能够将普通战阵的威力 、范围成数倍的提升,我曾经和他们交过手,相较于您的那些属下来说 ,他们的战阵更加能够称呼为战阵!”

    “您的那些属下,连他们五分之一的水平都没有……当然了,如果比人数的话 ,您这些属下同样有着绝对的差距——新神圣骑士团是一个整编的两千人的队伍 ,而您的属下,实在是太少了;并且非常的依靠自身的首领,而不像那个新神圣骑士团的队伍 ,他们不需要任何的依靠,只需要依靠战阵,来发挥出自己的战斗力来!”

    看着沉下脸的啸月狼王 ,叶奇的语气并没有改变,仿佛是在讲述一个不容改变的事实。

    听着叶奇的话语,啸月狼王一直保持着沉默 ,但是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最终等到叶奇说完后,这位狼王才说道:“说完了吗?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

    叶奇一摊手 ,很是诚恳的说道:“我只是想要表达,您的属下遇到这支队伍后,将会是一触而溃 ,不堪一击的……当然 ,对于这样的战阵,我们猎魔人也开始了研究,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效!相信在下一次的战场上 ,您会看到它的强大!”

    啸月狼王紧抿着嘴唇,话语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般:“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

    叶奇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或者 ,您可以去亲自观察一下那支教廷的队伍,他们在激流海峡修正完毕后,恐怕此刻已经到达了海林区外围的战场上;也许您用不了多久 ,就能够听到您的那些属下对您的报告了! ”

    啸月狼王冷冷的说道:“我很期待这份报告!”

    看着身旁这位狼王的表情,叶奇心底一松——很显然,他的小计策并没有被对方看破 ,对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的转移到了新神圣骑士团的战阵上去了;而这正是叶奇最想要看到的 。

    人比人,货比货,都是一种最为愚蠢和可怕的行为;毕竟 ,任何地方都是没有最优秀 ,只有更优秀——一个天才再另外一个更天才的面前,只会是如同凡人一般,失去应有的光辉;而一块金子 ,在同等大小的钻石面前,也是会失去原本的光辉。

    同理,一旦这位狼王得到了相应的报告 ,那么它对于那个战阵自然会是失望不已的——这一点,叶奇是非常可以肯定的;毕竟。那个属于新神圣骑士团的战阵,是他到现在为止见过的 。能够将力量增幅最大 ,范围最大的战争,哪怕是诺斯德家族海神裔的战阵也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

    怪狼在自己契约人的心底笑了起来:“这只小狗一定会对自己掌握的战阵失去兴趣的……有了那个特殊的战阵做为攀比,它即使是不放弃自己现在的战争 ,也绝对不会如同以前一般的用心……当然,按照这个小狗的脾气,最可能的就是将这个战阵弃之不用!”

    叶奇心底回应着怪狼道:“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会非常的高兴! ”

    怪狼讥笑道:“诡计得逞的人。总是要摆出一副谦虚的模样来——不仅仅是为了摆脱嫌疑 ,更多的是为了下一步的计划……不过,面对这只小狗你很显然不需要下一步计划了,它选择的‘道路’ ,注定了它的内心就是要通往最强的,面对更强和孱弱的选择,不论是下属 、物品……亦或者是战阵。它会很自然的选择!”

    叶奇笑道:“本能一般的选择吗?”

    怪狼点头道:“就是本能一般的选择——虽然它的选择是错误的 ,但是你认为这个小狗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吗? ”

    叶奇一耸肩,道:“那怎么可能! ”

    诚如叶奇和怪狼的讨论,啸月狼王的心底此刻已经在思索起来;甚至连一路上因为那只渡鸦的速度问题都没有在提出任何的不满 ,就是思考着的赶路;而看着啸月狼王的思索,叶奇则是心情愉快的和怪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跟在那只渡鸦之后,向着一个方向前进着。

    在沿着东北的方向连续的走了一夜之后 ,在天空微微泛起了亮光时,叶奇明显的感受到了周围植物的变化;并不是植物本身发生了什么异变,而是种植的位置更加的有了规律。不像是之前那种杂七杂八的拥挤的生长 。

    很显然这样横竖有序的有规律的种植 ,是植物本身无法做到的。再加上渡鸦飞行的方向 ,无疑是在告诉叶奇,巫师之手快到了。

    事实上,就在大约二十分钟后 ,叶奇就看到了远处的一个白色塔尖,那种尖耸入云的塔尖此刻正在初升的朝阳下,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 ,就仿佛是大海上的灯塔一般,引导着船只的进出 。

    与此同时,周围特殊的波动也多了起来;那一道道散发着警戒气息的波动 ,无疑就是巫师们的守卫;而相较于这些灵活的波动,那种满是或炙热或寒冷的气息则无疑是魔法陷阱;而那只渡鸦扇动着翅膀,落在了一个银杏树上 ,很是自然的将上面的果子啄下了一颗,用爪子将银杏的颗拨开。

    那熟悉无比的模样,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

    而就在这只渡鸦准备去啄下第二颗银杏的时候 ,一个巫师守卫走了出来 ,警告着:“一次任务一颗银杏,这是规矩……或者你需要被关在塔楼里,和那几只犯错的家伙待在一起反省吗?”

    “呱!”

    渡鸦很人性化的摇了摇头 ,发出了一声叫喊后,就快速的飞向了白色尖塔的方向;看着飞走的渡鸦,这个巫师守卫不由一笑;而后 ,他迅速的收敛了笑容,以非常恭敬的态度,走到了叶奇和啸月狼王的面前 。

    这个年轻的巫师守卫 ,道:“两位尊敬的客人,请您们稍等片刻;渡鸦已经前去送信了……两位,需要一些什么吗? ”

    面对着手持着巫师之手最高礼节的‘渡鸦徽章’的人 ,这个巫师警卫可不敢怠慢,只是挥动了一下法杖,立刻一个在两颗大树间的房屋就从隐形中显露了出来 ,他伸手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位请去这里休息!”

    叶奇笑着一点头:“谢谢!”

    而那位啸月狼王却是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角 ,抢先的大踏步的走向了那个由巴掌宽两寸厚的木板钉成的房屋,对此叶奇只是耸了耸肩,没有丝毫的在意;这样的举动在那些贵族眼中 ,或许是极为无礼的,但是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些不用放在心上的事情罢了。

    推开门后 ,房屋中摆放的物品非常的简单,只有数把椅子。和两张床铺,连一张桌子都没有;显然 。这里更多的时候 ,应该是充当着岗哨所之类的作用 。

    巫师守卫就轻驾熟的将两张椅子并排放在一起充当了桌子,分别请叶奇和啸月狼王在另外两把椅子上坐下后,说道:“两位尊敬的客人 ,介意在等待中吃一点食物吗?虽然只是一些风干的腊肉和腌制的野菜! ”

    啸月狼王很不客气的说道:“我要肉,把你们的肉都搬来!”

    叶奇则靠在椅子中,面带微笑的问道:“有奶茶吗?给我来一杯!”

    巫师守卫点了点头后 ,飞快的跑出了房屋。

    啸月狼王撇着嘴角道:“你不用和他们客气。你拿的是那个老家伙给的‘渡鸦徽章’ ,享受着最高的待遇,要什么他们都会满足的! ”

    叶奇微笑道:“主人给了我这样的礼遇,我必然要以更加礼貌的方式回应才对;难道不是吗?”

    啸月狼王冷哼了一声道:“虚伪至极的家伙……如果你什么都么有的闯到这里来 ,面对着那些巫师的冷言冷语,我想你绝对不会这样说!”

    叶奇点头道:“那是当然的,不过 。现在我们并不是面对这样的境况 ,那么我们保持我们应该保持的礼仪又有什么不对……最起码,他们再见面的时候,并没有直接给我们扔出一颗火球来? ”

    啸月狼王猛的狞笑起来:“火球?烤人肉的味道可是不错的 ,我现在十分的怀念!”

    叶奇面色不变的道:“没问题,只要您能够应付得了那位伦德尔首席巫师。那么这里的巫师,都将成为您的食物!”

    啸月狼王立刻不吭声了 ,那种阴郁的脸色,令叶奇猜测对方应该是干过或者想要干类似的事情,但是却在那位老巫师的手段下吃了大亏;而之后看着它对于那位好心抱着肉干进来的巫师守卫。呲牙的模样 ,叶奇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

    叶奇看着被吓了一跳。此刻脸色都变得苍白的巫师守卫 ,不由摆了摆手道:“我的这位朋友没有什么恶意,它只是略微的饿了一点! ”

    巫师守卫带着那依旧惨白的脸色,行了一个巫师礼:“没什么 ,是我的动作有些慢了;如果您有什么吩咐的话,请随时叫我,我就在门外! ”

    很显然 ,这位巫师守卫,很自动的将啸月狼王排除在了需要‘被吩咐’的行列。

    看着这位巫师守卫的背影,啸月狼王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道:“胆小鬼!”

    叶奇端起了自己的奶茶 ,却是淡淡的说道:“面对您的气息,一个上位巫师没有跌倒在地,我已经认为他是一个勇者了 ,一个相当有着勇气的人了……您认为呢?或者,下次您可以找一个下属站在伦德尔大师的面前,让伦德尔大师放出自己的气息;如果您的属下 ,做的比那位巫师更好的话 ,我愿意向您道歉!”

    啸月狼王再次冷哼了一声后,就不在理会叶奇,低着头对着那些足有成人小臂粗细长度达到一英尺的风干的腊肉塞入嘴中大嚼起来 ,甚至连那位巫师守卫给其准备的汤锅都没有使用——普通的人类可没有这样的牙口,需要用锋利的割肉刀,将这风干的腊肉切成小段后 ,放入锅子里煮上半晌,然后才能够使用;不然,这些风干的腊肉 ,如果再长一点的话,绝对是一件称手的武器 。

    叶奇静静的喝着奶茶,默数着那位狼王将第四十根腊肉嚼碎 ,看着对方拿起了第四十一根腊肉,心中暗想道:“对方超强的恢复力,是建立在血脉的基础上的 ,不过 ,这样的恢复很显然是有着极大的限制……最起码,这一根足够一队九人的守卫巫师分食的腊肉,他已经吃下去四十一根了;而且看样子 ,它并没有感觉到饱…… ”

    看着啸月狼王三下五除二,就将手中的腊肉再次吃完,并且高声的喊着那位巫师守卫 ,再次端来更多的腊肉时,叶奇的双眼已经彻底眯了起来,此刻 ,他的脑海中有着一个设想——如果将限制了这位狼王的食物,那么最终,它还会有着多少战斗力呢?

    这样的假设 ,并不是凭空设想,只要有着恰当的时机,叶奇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困难的;甚至 ,还相当的容易——毕竟 ,按照对方的性格,一个简单的诱饵就能够让其离开海林区,而后在一定的范围内 ,坚壁清野的话,只要把握好诱饵,再加上对方选择的‘道路’ ,自然是死战不退的。

    而结果,自然也就是死亡了!

    想着这样的假设,叶奇微微抿了一口杯中的奶茶 ,将其当做一个预备方案存放在了心底——即使现在用不到,但以后说不定就会用到,这是谁也无法肯定的事情。

    怪狼在心底 ,评价着叶奇:“总是喜欢这样做出这样杞人忧天的事情来!”

    叶奇一耸肩:“我将其当做是‘谨慎’的赞美!”

    ps第二更定时

    颓废有事,提前定时了!

    感谢四海飘泊的浪子200起点币打赏、sdicsn100起点币打赏、汪秀才100起点币的打赏 、nxcx100起点币打赏颓废在此鞠躬感谢所有支持颓废的兄弟姐妹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